众村民维权入狱 律师团辩护有方
来源:    发布时间: 2017-04-09 23:22   1486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众村民维

众村民维权入狱  律师团辩护有方

来宾市寺山乡鳌山村(也称陈王村)因不满开发商违法占地开发,阻止开发商施工过程中,十六名村民被控涉嫌故意毁坏财物罪被捕。来自广西、广东等地的十几位律师分别接受被告人家属的委托为其提供辩护。
     
鳌山村村民土地及庙宇被开发商强行霸占经营、农业灌溉及生活饮水水源被截留,村民谁出头谁被打击报复,为此村长及多名村民被打伤,在向有关政府部门反映无果后,部分村民为阻止施工,却被指控故意毁坏财物罪,而对村民实施故意伤害的苏绍某等人却逍遥法外。公平正义何在?村民该如何维权?一起看似普通刑事案件的背后是土地权益、鳌山庙的权益之争。十六名村民有罪无罪,罪轻罪重?牵挂着二千多鳌山村村民的心。

此案经二次退回补充侦查,经一审,二审,后又发回重审,每次庭审过程相当激烈,控、辩、审分别向被告人发问未断。几百名村民前来旁听,庭内庭外,座无虚席。在此过程中,涉及到非法证据排除程序、鉴定人员、侦查人员出庭接受询问、辩护人申请专家证人出庭解答等在刑事诉讼法中有规定,但实践中却少有用到的程序和情况。同时也发生了一些令人不愉快新闻事件:刑事附带原告方因涉嫌犯罪被辩护人当庭举报带走的“反转戏”、审判人员当庭向公诉人传纸条的“字条门”事件。此案历经两年之久,被关押的村民傍晚终于释放回家,于2016111日上千鳌山村民在灯光球场迎接归来的英雄,鸣炮庆祝。其中,我的当事人从原一审被判两年半,发回重审现改为有罪免罚释放。参加辩护的律师先后有:覃臣寿、刘宏斌、庞信祥、吴良述、覃巨款、罗世宏、黄榇洋、方学业、黄力、吴雪琴、吴晖、陈子豪、郭欢欢、杨创等律师。
    
案件背景回放2010年起以苏绍虎等人为首的布伢公司暗通地方政府官员,通过利诱、强迫甚至威胁等方式巧取豪夺、非法接管来宾寺山乡陈王村鳌山庙经营权。未经陈王村集体同意,把鳌山古庙推平,虽然重建新庙,但庙宇古大门、上山青石板石阶原貌被毁,古神像、古钟、门牌匾石碑亦不知所踪,古香古色的具有几百年文化底蕴的庙宇荡然无存。同时,布伢公司强行霸占陈王村集体1000多亩山林土地划为鳌山庙景区范围,强行截留陈王村世代生产和生活用水水源即鳌山庙泉水,用于修建水厂营利。得逞后非法设卡收取门票、香火钱、圣水钱年营利上百万元。其一系列行为,也给村民造成水土流失、山林和农田被毁,农田灌溉和生活饮水极为困难(相关链接1

 

 

  

附:

韦文镇等十六被告人涉嫌故意
      
毁坏财物罪重审一案被告人罗世台辩护词
尊敬的合议庭各位法官:
   
本案是发回重审的案件,原一审判决是被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撤销,发回重审。在重审过程中,控方没有补充任何新证据,仍完全按原一审的证据进行指控,这种指控显然仍属于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而本案侦查机关收集证据其程序也存许多违法之处;罗世台主观上也没有犯罪的故意,客观上没有组织、策划或指挥他人毁坏财物,自己也没有实施毁坏行为,不构成故意毁坏财物罪。具体辩护如下:
   
     
一、收集物证、书证不符合法定程序、证据之间存在矛盾、证据来源不明等问题,不能作为定案依据。
     
(一)有关庭前讯问笔录取证程序违法:
 1
、侦查机关采用刑讯逼供方法讯问犯罪嫌疑人应当加以排除。以下证据存在刑讯违法行为:
   
1 201391010051510卓金辉、潘江峰在拘留所对罗世跟连续审讯长达5小时,属于变相采用疲劳和饥饿方式软暴力刑讯逼供;
   
2201391311101620分何江、幸宁露在兴宾区分局对罗文旗连续审讯长达5小时,属于变相采用疲劳和饥饿方式软暴力刑讯逼供;
  3)罗永维、罗文节、罗文旗、韦龙等被告人在法庭上供述在对其讯问过程中,受到刑讯逼供。因此罗永维、罗文节、韦龙、罗文旗、韦龙的讯问笔录违法。
     2
、对没有文化且不会普通话的犯罪嫌疑人进行讯问,没有提供翻译。
根据《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第八十一条 被告人供述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不得作为定案的根据:()讯问不通晓当地通用语言、文字的被告人,应当提供翻译人员而未提供的。
被告人罗永维是文盲且不会普通话,也不会当地通用语言,公安机关在对其进行讯问时,没有依法提供翻译。因此罗永维的全部庭前讯问笔录应该是非法的,全部不能作为定案依据。
    3
、部分讯问笔录讯问方式存在先入为主或者诱导方式等违法行为。
根据《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八条规定,侦查人员在讯问犯罪嫌疑人的时候,应当首先讯问犯罪嫌疑人是否有犯罪行为,让他陈述有罪的情节或者无罪的辩解,然后向他提出问题。
在本案中,侦查人员第一次讯问罗世跟(2013910105分)的时候,侦查人员表明身份之后,还没有首先讯问韦文镇是否有犯罪行为,让他陈述有罪的情节或者无罪的辩解,就问因你涉嫌故意毁坏财物罪,依法对你进行讯问……”。这显然违反上述法律的规定,属于先入为主、诱导方式发问。除此之外,以下所列的讯问笔录出现同样的程序违法问题,不能作为定案依据:(1)罗文节的第一次讯问笔录(20139121612分);(2)韦尢醒的第一次讯问笔录(20139121810分);(3)韦龙的第一次讯问笔录(20139131520分);(4)罗世汉的第一次讯问笔录(20139161530分);
    4
、部分讯问笔录没有提讯证,讯问笔录的时间与提讯证记录的时间也存在矛盾,侦查人员的姓名也没有一一对应。 
《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一百七十六条、第一百八十四条第二款规定:提讯在押的犯罪嫌疑人,应当填写《提讯证》,在看守所或者公安机关的工作场所进行讯问。”“讯问笔录上所列项目,应当按规定填写齐全。根据对的《讯问笔录》与《提讯证》进行对照,本案存在讯问笔录时间与提讯记录无法对应的情形:
 
1)提讯证(对罗文盟的提迅)记录谭玉、张海于2013911942提讯罗文盟指认现场,当天1700收监回所。但一份由何基厚、潭文对罗文盟的讯问笔录,时间是201391116411738,地点在看守所,而提讯证上无此提讯记录,且该份笔录讯问时间与指认现场收监回所的时间冲突。控方的说明仍无法说明其程序是合法的。被告人在庭上一致供述,并不存在被告人拒绝配合指认现场的情况,而是被非法外提在看守所以年的地方做进行讯问。即便是如侦查机关所说,在提讯被告人去辩认现场过程中,被告人拒绝配合时,侦查机关也应当制作相应笔录说明后收监回所,如果需要讯问,也应该另行办理提讯证,否则仍应视为没有提讯证。而提讯证上,侦查人员张海等人2013911940分至17点提讯罗文盟、韦尤仿出去,然而,在这个时间段里,侦查员张海又在拘留所讯问韦稳(见韦稳的讯问笔录,案卷539547页,该笔录控方在重审未举),难道张海有分身术?其自证清白的说明也无法排除其程序合法性。
    
22013930日是17071735幸宁露、卓全辉在看守所讯问韦龙无提讯证。对侦查工作中讯问使用《提讯证》的要求,是公安部所明确规定的。其目的一是讯问必须在合法的场所,即在看守所进行;二是讯问必须制作相应的笔录。笔录既是问供是否合法的依据,也是反映整个过程的依据。
    
3201393016201705 幸宁露、陆嘉在看守所提讯罗世汉与提讯证上记录的时间15001800不吻合;讯问笔录时间早已结束,却有相当长的时间没有还押,这段时间侦查人员对犯罪嫌疑人做了什么,为什么没有记录?
 
4201392616281732张海、潭文在看守所对罗世跟的讯问笔录与提讯证上的时间16201720矛盾;应是讯问结束才收监,但收监回所的时间是1720,而问话笔录结束时间却是1732。难道已经还押,侦查人员却还在讯问?  
   
5201391311101620何江、幸宁露对罗文旗笔录与提讯证时间8301040完全不符;
 
根据《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第一百零二条规定,经审理,确认或者不能排除存在刑事诉讼法第五十四条规定的以非法方法收集证据情形的,对有关证据应当排除。 
   
(二)被告人的讯问笔录存在大量矛盾和虚假供述,不应予以采信。
1
、罗文盟20139111641分的讯问笔录,这份笔录反映案发时间是在2013425日的上午(笔录第5页案卷389页),这与事实不符,案发时间已确定是下午;
2
、控方的证据已经明确印证韦稳、罗世扒不在2013425日案发现场。而以下笔录均有指认其在现场在现场。属于虚假供述,不应采信:
    
罗文盟20139111641分的讯问笔录;
罗世汉在20139121530分的讯问笔录(见笔录第4、第5页)、以及2013911641分的讯问笔录(见笔录第5页);
罗世跟在2013910105分的讯问笔录(见笔录第8、第9页);
韦尤醒在20139121810分的讯问笔录(见案卷651页第三行)
韦龙在20139131520分的讯问笔录(见案卷708页、709页)
以上的至少有六名以上被告人的笔录供述指认相同的几个不在现场的人,还能详细描述不在场的人实施具体的动作细节,而且多份不同被告人的笔录十分相似甚至雷同,这种现象绝不是以记忆偏差导致导致,被告人在法庭上供称是侦查人员写好笔录后,逼其签字,这应才是真正原因。
   
(三)现场勘查笔录、现场示意图和照片也存在许多违法之处,没有扣押相关物品并附清单。
      1
、没有立案就进行侦查不合法。现场勘查就是在立案之前所为,现场勘查是一种侦查行为,没有立案就进行侦查是不合法的。根据刑事诉讼法规定,立案之前进行的初查,应有县级以上公安机关负责人的决定才能进行。2013426日前,侦查机关未就本案进行立案。也没有任何初查手续,因此,现场勘查所做的笔录、现场示意图和照片都是非法证据。
2
、现场勘查还存在以下问题:
    
1)现场勘查情况描述第一现场是工具房,第二现场是办公室即活动板房。勘查笔录两个现场均未提及抽水站、水坝护栏,经实地查看抽水站、水坝护栏确实也不在上述现场范围,但抽水站门窗、水坝护栏却在本案的鉴定结论书的鉴定明细上出现。
2)现场勘查情况描述罗列冰箱、电视、电脑等一系列物品损毁情况,最后称其他物品未见异常,这说明活动板房地板未受损,而活动板房的地板却列入本案损失范围。
3)现场勘查之前都未进行保护,不排除有其他人在案发后到勘查前的时间段里作案,也无法证明勘查到的现场是案发时的真实面貌。在第一起案件中,当天晚上公安机关已经接到苏绍昂的电话报警,但公安机关没有派人进行现场保护。无法证明勘查到的现场是案发时真实面貌;

4)没有依法提取、扣押的相关物证,未附笔录或者清单。     
     在本案中,侦查机关在现场勘查所列的《现场勘验检查提取痕迹、物证登记表》是空白的,也就是说,侦查机关在勘查现场时,没有依法提取、扣押的相关物证并附清单。所以不能证明其在后面委托鉴定机关鉴定时所列的物证、书证是合法的,也无法证明其所列的物证、书证与本案有关联。
5)现场勘查照片,不作出任何来源、制作、原件存放处等说明,且制作的方法不符合法律规定的形式要件,依法不能作为合法有效的证据。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十三条规定,在勘验、检查、搜查过程中提取、扣押的物证、书证,未附笔录或者清单,不能证明物证、书证来源的,不得作为定案的根据。对物证、书证的来源、收集程序有疑问,不能作出合理解释的,该物证、书证不得作为定案的根据。
 (四)鉴定结论书不客观、不真实、鉴定过程不合法:
1
、检材的来源、取得、保管、送检不符合法律、有关规定,与相关提取笔录、扣押物品清单等记载的内容不相符,检材不充足、不可靠:(1)鉴定标的清单来源不明,大多数物品并不在案发现场之内,与本案无关,比如:水坝护栏、抽水房门窗、景区路灯,就不在案件现场范围;(2)在现场勘查,看不到的物品,即可能已经灭失的物品,没有与委托机关、物品所有人和利害关系人核对确认。如保险柜、景区路灯等;(3)鉴定结论书与侦查机关现场勘验笔录矛盾。勘查现场笔录记载活动板房及地板的尺寸与鉴定机构鉴定明细记载的尺寸差别很大,对此,没有双方核对校正的说明。
2
、鉴定价格标的清单和鉴定价格明细所列的物品,除空调和笔记本外,其规格型号一栏者是空白的,所有物品购买时间或出厂时间一栏也全部空白。那么其鉴定过程中所适用的使用年限则毫无根据。如其计算活动板房的年限时,其鉴定报告称板房建成时间是20111月,这个时间是出自何处?冰箱的购买时间称是2012年,这个购买时间又出于何处?毫无根据。
3
、鉴定的过程和方法不符合相关专业的规范要求。活动板房地板没有被损毁,支架没有损毁,只是墙体受损,板房完全可以修复,因此,鉴定意见按重置价格计算不科学、不合理。
    4
、其补充的价格技术鉴定报告,没有制作人的签名,没有机构盖章,对外不产生法律效力。不能成为鉴定结论书的补充。
      
对该鉴定书存在的问题,专家证人也出庭一一指出,根据《刑事诉讼法解释》第八十四条、第八十五条、第八十六条的规定,辩护人认为鉴定结论书不能作为定案依据。
(五)部分证据没有提供原件
   
没有证据原件的证据,在质证过程中已经一一指出,这里不再赘述。
     二、犯罪嫌疑人的庭前供述不能作为本案定罪的依据 
       
在本案庭审过程中,本案大部分被告人的当庭供述均与其在侦查阶段供述不一致,对此控方以情况说明的方式证明侦查机关不存在非法讯问的情况。辩护人在前面从其讯问形式、时间以及制作笔录等方面,对犯罪嫌疑人供述笔录的合法性发表了相应的辩护意见,归纳起来可以得出违法的结论。控方没有相反有力的证据证明其合法性,其以说明的形式自证清白,则不能成立。
  另外,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十三条规定,审查被告人供述和辩解,应当结合控辩双方提供的所有证据以及被告人的全部供述和辩解进行,被告人庭前供述和辩解存在反复,庭审中不供认,且无其他证据与庭前供述印证的,不得采信其庭前供述。
         
三、公权力救济缺失的情况下,所采取的私力救济,不应认定为犯罪。
        
这原本是一起民事纠纷案,因被告人所在的村集体土地及山林被强占、生活用水和灌溉用水权益受到侵害而引起,该村部分村民主观上是为了维护其村集体土地、村民生活和灌溉用水权益,而自发组织采取的排除妨害。布伢公司开发所占用的土地,以及水厂截留的水源也均没有合法的手续,也未经利害关系人即被告人所在的村的村民协商同意。涉案活动板房违法占地,也属于临时构筑物,2010年搭建至案发2013425日足足超过临时构筑物临时使用土地两年的期限。在村民多次强烈反对和阻止的情况下仍屡次强行施工,村民维权屡遭到恶势力报复,村民覃怀周、韦乃起等人被打骨折,凶手却逍遥法外。村民多次向政府有关部门上访得不到解决,才迫不得已进行的排除妨害,属于公权力救济缺失的情况下,所采取的私力救济。
            
四、被告人罗世台不构成故意毁坏财物罪
        
(一)被告人罗世台主观上没有毁坏他人财物的故意,客观上没有实施组织、指使或指挥他人实施毁坏财物的行为,自己本身也没有动手实施毁坏他人财物的行为。
罗世台在案发前在来宾市区居住,直至2013424日晚上仍然在来宾市区,根本没有参加当晚的村民会议,于第二天即425日上午才赶回陈王村,当时全村村民早已聚集,由此可见,被告人根本没有组织、招集村民的行为,也没有和其他村长在案发前商量、策划组织村民开会。罗世台客观上没有动手实施打砸等破坏行为,也没有在现场组织或指挥他人打砸。罗世台在公安机关的几次讯问笔录和开庭庭审均称没有动手打砸。
在本案中,一部分村民上鳌山原本是阻止布伢公司施工,完全是村民自发的。控方没有确实充分的证据证明在案发前,罗世台与村民事先预谋、策划或组织村民进行打砸财物。无充分的证据证明在案发前村民组织开会其会议的内容形成了上鳌山进行打砸财物这样一致的决议。案发前罗世台也没有与他人对毁坏财物进行组织、策划或预谋等意思联络,不符合共犯的特征。

  (二)认定罗世台故意毁坏财物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指认罗世台参与动手的其他被告人在庭审过程中予以推翻其庭前供述,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十三条规定,审查被告人供述和辩解,应当结合控辩双方提供的所有证据以及被告人的全部供述和辩解进行,被告人庭前供述和辩解存在反复,庭审中不供认,且无其他证据与庭前供述印证的,不得采信其庭前供述。
       
五、本案原一审判决是被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撤销,发回重审。在重审过程中,控方没有补充任何新证据,仍然完全是按原一审的证据进行指控,在这种情况下,仍应属于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综上所述,辩护人恳请合议庭各位法官,能本着对法律负责、对被告人合法权益负责、对历史负责的态度,全面审慎地考虑上述辩护意见,顶住有关部门的压力,依法对被告人罗世台宣告无罪。                                            
                   
罗世台的辩护人:方学业
            
广西百举鸣律师事务所律师,手机:13607814149
                       2015
1225

 

 
方学业律师欢迎您的咨询!
 
QQ  方学业律师